图集丨看1977-2018高考变迁

  这一天,570多万从农村、工厂、部队走来的年轻人,怀揣着难得的名额和奋发的意气,奔向考场。

  由于报考人数过多,国民经济也刚开始恢复,国家一时竟拿不出足够的纸来印考卷。

  这一年的高考,是全国首次实施统一命题,分省录取,这一考试制度基本沿用到现在。

  这是一张珍贵的1978年高考成绩通知单,408分的总成绩在当时堪称学霸。

  这一年,共和国迎来30岁生日,“而立”之年的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号角下,抖擞精神。

  这一年开始,高考的日期定于7月7-9日举行,除了1983年外,一直实施到2002年。

  这张旧照摄于当年开考前的考场,两名女生正在交谈。她们的笑容给沉闷的考场带来一丝轻松的气息。

  志气高昂的他,在志愿表上填了北京大学,不过遗憾的是他当时的数学只考了1分。次年高考,他的数学也只考了19分,不甘心的马云选择了“第三战”。

  这第三次高考,他的数学终于考到了79分。但遗憾的是,他的总分与本科线分。不知道是不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由于同专业招生人数未满,马云最终进入了杭州师范学院本科,被调剂进入外语专业。

  这一年的高考作文题。第一次出现了一幅漫画,这幅题为《这里没有水,再换个地方挖》的漫画,描绘了一个人挖井,挖了很多次,都在快接近水面的时候放弃。

  曾担任过高考阅卷的北京语文特级教师薛川东回忆,当时不少考生没有真正看懂这幅漫画。

  有个学生在作文中写到:“一个农村的坏分子,要把公社的大坝挖穿,幸亏没有挖穿,不然就出大事。”让阅卷的老师们看得哭笑不得。

  10月27日,报名参加上海市总工会举办的高考复习培训班的年轻人,将报名大厅围得水泄不通。

  这一年,高考向着减少高考科目的改革方向发展,也是在这一年,一向由国家“统包”的招生制度改变,出现了不收费的国家计划招生和收费的国家调节招生并存的“双轨制”。

  1985年高考前夕,北京171中学的王琳和一位男生隔着几张课桌低头看书,他们在谈恋爱,后来考入同一所大学。

  当年,黄冈中学高考升学309人,升学率达91.4%,600分以上高分者达30人,占全省1/9,且囊括理科第一、二名,文科第一名。

  打着“黄冈”旗号的试卷、辅导书,以“偏、难、怪”著称,恐怕是很多人学生时代的噩梦。

  这一年的高考作文要求以“习惯”为题,在把“样卷”发到阅卷教师手里以后,就有教师来反映,样卷文章是一篇抄袭之作。

  阅卷组在请那位老师回忆了原文出处后,翻阅近5年的《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一份份地找过去。

  终于,在1984年5月17日的《中国青年报》上找到原文。于是那篇文章被判为“抄袭”,得了很低的分。

  在高考恢复10年后,整个社会学习的热情越发高涨,这是大年初一的上海,图书馆的自习室依然人头攒动。

  这一年,国家教委下发《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标准化实施规划》,标志着标准化考试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当年10月,国家教委启动“三南改革”,湖南、海南、云南三省将过去高考的文理科分组,变为文史、理工、医农和地矿四类,每类只考4门,而这一重大政策的宣布,离次年高考只有不到9个月的时间。

  在高考前不到三个月,国家教委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从1991年开始,在全国实行普通高中毕业会考制度。

  会考原本只是学业水平考试,但是后来,为了提高升学率,一些地方依照会考成绩将一些学生提前驱除“出局”,不被允许参加即将到来的全国统一高考。

  在入学当晚,同系的师哥告诉他,社会学与从政无关,而且就业状况在人大排倒数第二,仅次于人口系。

  这一年,国家教委大手一挥,开始在各省市中铺开“3+2”高考科目设置,即文史类考语、数、外三科加政治、历史二科,理科考语、数、外三科加物理、化学二科。

  这一年,全国37所重点院校试行并轨制收费,“学生上学自己缴纳部分培养费用、毕业生多数人自主择业”。

  湖北三峡坝区三斗坪镇东岳庙村黎开英的儿子望军在1994年全国高考中,以651分的好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乡亲们纷纷来到他家祝贺。

  当年的高考作文题目给出两幅漫画,这在当时引发了极大的社会反响,被评价为讽刺现实,直面社会阴暗面。

  国家办的大学有限,社会办的大学便应运而生。落榜考生的家长开始通过报纸媒体了解社会大学,并为孩子们填报志愿。

  这年高考前一天,为了释放压力,江苏省六合县高级中学的高三学生,通过撕书来缓解压力,教学楼下书的碎片如雪花一般。

  这一年,该校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囊括了南京市高考文科、理科及外兼文三个状元。

  这一年,高校招生比例猛增至47.4%,而直到6月时,许多考生尚不知会有此意外之喜。

  这一年,电脑和互联网还是稀罕物,位于北京东大桥的百脑汇电脑城,一大早就有许多考生和家长来到这里,排队等待免费上网查分。

  这一年,高考取消了考生“未婚、年龄不超过25岁”的限制,这给无数大龄考生以惊喜和机会。

  以炒股为生的黄顺锋做梦也没有想到今生还有机会参加高考。他同众多大龄考生一样,成为高考新政策的第一批受益者。

  而首场语文考试的作文“面向大海”,因取材范围过大,颇让部分考生感到无所适从,纷纷表示心里没底。

  这一年,教育部决定将高考时间提前1个月,固定安排在每年6月的7、8日,高考终于告别酷暑。

  678的谐音是“录取吧”,在残酷竞争的考试中,这也许正是考生需要的一点心理安慰。

  这一年,全国爆发了大面积的非典疫情,想要进考场,还必须先过“体温测试”这一关。

  这一年,海南高考状元李洋“梦断清华”,引发了全社会对“高考移民”及“高考公平”的大讨论。

  因为有人举报他在海南就读未满两年,不符合海南省报考本科第一批院校的要求,被取消了录取资格。

  6月7日,南京金陵中学河西分校的老师,在开考前,送给每位考生一个贴有“心会跟爱一起考”的苹果,预祝考生“平稳考出丰硕成果”。

  高考,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整个社会的神经,毕竟,谁家还没有个要高考的孩子呢?

  2007年某公交公司出动公交车免费接送考生,并且在考场外设置了车厢服务站,让家长不必在酷热里等待,可以上车免费饮水和休息。

  高考催生出一种“状元经济”——状元笔记、状元错题、状元食谱……只要跟“状元”沾上点边,都会卖的还不错。

  高考这天,工地停工了,汽车不鸣笛了,就连大妈们都不跳广场舞了,整个社会,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考生释放善意。

  一位考生在的哥、交巡警等人的爱心接力帮助下抵达考场后,不禁感动地哭了出来。

  紧挨着南京市九中高考考点的道路上,考生家长排成一排,堵住马路,指挥过往的自行车、电动车绕道而行,以免噪音影响考生的考试。

  每年临近高考,家长为了考生,做尽各式祈福,试图为高考之战的胜利增加一块砝码。

  2013年5月13日,江苏省南通市,当日是民间传说的文殊菩萨生日,考生家长前往当地剑山风景区——文殊菩萨庙烧香祈福,求菩萨保佑子女考出好成绩。

  临考前几天,四川巴城部分学校考生,也用撕书、扔书的方式释放压力,迎接高考。

  42辆送考大巴载着数千名高三考生,从这个号称“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学校驶出。家长们手持空色旗帜为高三考生呐喊助威,场面十分壮观。

  高考是许多中国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考试,为了维护高考公平性,反作弊工作也在不断从“人防”向“技防”升级。

  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的出台,将国家教育考试作弊行为列入刑法之中,使得2016年高考被社会评论为:“史上最严高考”。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年也被称为“新高考元年”,新高考将在浙江、上海两地展开,高考综合改革试点进入关键时刻。

  我们大多都曾是这千军万马中的一员,这条路,浸透了几代人的泪水、欢笑,写满青春、写就命运。

  这是一群群相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坚信知识就是力量的年轻人用十年寒窗为自己美好未来谱写的一曲曲拼搏奋斗的壮丽诗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